澜笙

Blue Curaçaos.
我有奶糖和酒,你跟不跟我走?

[知乎体]男生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啊啊啊啊感觉像羡羡自己写的!

神叽喵算:

【男生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是种怎样的体验?】



有对象的gay来讲讲你和男朋友的故事?


10087关注    45评论       +关注


-----------------------


【匿名用户】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还能收到这么多赞,谢谢大家的祝福!


好像有人猜到我是谁了,诶我就是不取匿,嘻嘻。


浪去了,有缘再见。


--------原答案--------


泻药。先匿。


如果要一句很俗的话概括,那就是:


“这么好看的人,居然是我的了,我是不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呀。”


--------08.09更新--------


有人评论说想听故事,那我就讲一讲好了。


话说在前面啊,我这人语文不太好,所以大家凑合着看。


码字去了。


---------08.10更新---------


我呢,是在高中军训时认识我先生的,第一次见面就打了一架,起因是我翻墙出去买啤酒(没错就是TZX),正好当天是我先生值日,我刚翻上墙,他就把我抓了个正着,一口一个“学校宿舍禁酒”,然后就死死地盯着我,我本来就被墙下居然有人这个事实吓到了,没经思考,就回了句“那我站在墙上喝,不算破禁吧?”然后一言不合就开打了。


要说当时我对我先生的印象,其实就是很正直很古板,不过还蛮好玩的。


为什么没注意到他长什么样呢?因为我在墙上,他在墙下,看不清,而且我这人从来都不认脸的好不好。


不过说来,我先生最后居然没把我带到教导主任那去,这倒是不太符合他的人设,所以我当时猜的是[切,其实是你自己怕写检讨吧。]不过现在想想,我先生大概当时就对我一见钟情了吧。待会问问他,嘻嘻。


再后来,就是很普通的剧情了。


一开始我和我先生并没有什么交集,不过我出于打架那件事,内心十分不爽,经常撩撩他解闷,他就经常一句话也不说地盯着我,偶尔赏个脸说句话也就是什么“无聊”之类的,不过有时候看他气得耳朵都红了,还是蛮有意思的。


之后是怎么熟起来的呢?这就要感谢我们的班主任,他在高二下学期突然要按成绩排名来安排座位,也就是说两个成绩一前一后的人就可以成为同桌了,我内心一喜,这可是个好机会!


哦,忘了说,我先生不但长得帅,学习也很好,常年稳居年级第一的那种。我记得有次他得了个什么奖,把他的照片贴在学校门口,上面的简介是“让数学满分成为常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于是我们笑了他大半年。


偏题了...而我呢,当时也没什么目标,学得十分随心所欲,偶尔进个年级前五十,掉得太狠的时候可能也就八十多名吧。但是我记得那几个月,我为了和我先生当同桌(方便欺负他),真的是拼了命地在学习,连我发小看到了,都问我是不是磕了药。


就这样,黄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从班上二十多名爬到了第十一名...坐到了我先生背后...


然后欺负了他一个多月,没好好学习,又掉了...于是又拼命学习,终于!终于当了他同桌!!!


当时已经是高三了,再加上我也可以每天安安心心地调戏我先生了,按理说,是时候应该好好学习,拼一把了。


但就在这时,我家里出事了。



--------08.11更新---------



有人说我故意卡在这里!我不是!我没有!


是我先生突然回来了,当然不能被他看见了!他会吃醋的!他一吃醋,我明天早上可能就起不来了!这就是我匿名的原因!


同时谢谢小可爱们关心我,我家里出事,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没事没事,不用安慰我啦。


我接着说。


总之,为了我的安全,最后我父母把我送出了国。


临走前,我没和任何人说,甚至没回学校收拾东西,所以应该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又去了哪里。


而且当时别提网络,就是通讯设备也很不发达,所以我除了和父母通通电话,再没有以前认得的人和我有联络了。


我这人挺没心没肺的,虽然伤心难过了一阵子,但是一想到[不用参加高考了!],就开心地放飞自我了。


我从人生地不熟,到后来结识了不少朋友,花了大半年时间,期间虽然很孤独,也很无助,但是结果总是好的。想想国内的同学们此时此刻正在疯狂刷题备战高考,我还有点幸灾乐祸。


而我这一走就是十三年。


当时我不知道我其实是喜欢我先生的,可是我先生老早就喜欢我了,据他所说,他生气了好一阵子,经过多方打听才知道我出了国,每天都愁眉苦脸的,然后就被他家里人知道了他喜欢我的事,他就顺势出了个柜。当时是什么年代啊,当然没有现在开放,他家里人肯定不允许,就直接用家法处置了他。


本来我先生没打算告诉我这些的,但是由于当时的伤到现在还留着疤,我才从他口中问出了伤的来源。我真的是替他疼了好久,差点哭出来,我先生还抱着我安慰我说他当时是自愿的,只有受了家法,才可以顺理成章地喜欢我。我先生怎么这么好哇!亲他!


我先生因为家法养了一段时间的伤,后来回到学校时已经快要高考了,他的成绩我当然不用担心,但是据说他状态很不好。直到他哥告诉他了一个跟我当时所在的大学有交换生活动的学校,他才渐渐恢复,最后也如愿考上了那所大学。


但是很不巧得是,由于我觉得自己不是个学习的料,读了几年书就辍学出去打工了。所以我可以说是跟我先生在很多年前擦肩而过了一次,现在想想真是悔不当初。


我前前后后打了很多份工,都不太满意,最后就跟着我的一个朋友合着开了一个工作室,具体的我就不打广告了,反正现在是一个跟中国有长期合作的企业。


当时白手起家真的累,不过跟这个问题没啥关系,我就不说了。


不过欢迎大家点击我的另一个匿名回答↓


【白手起家成功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咳,回到正题。


其实出于工作需要,我也回过很多次国,但是因为我当时很傻啊!我没想过去看看我先生!


所以十三年后再见到他居然是因为我们两家企业有个竞争的项目!


我是我们企业的二当家,大当家是我朋友,我当时正跟在他后面无所事事,一抬头就看到我先生像是要把我给吃了的眼神,吓得手机都掉了,我朋友帮我把手机捡起来递给我。就因为这个!我先生居然认为我是我那个朋友的男朋友!然后他一个人暗暗地吃了几个星期的醋。


我先生说他当时其实还有点小兴奋,因为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是个弯的,就很好追了,大不了凭实力把我抢过来。


不过他也没这样做,倒是把那个竞争项目让给了我们,借口是不合适,谈判过程中说话头头不是道,故意退出竞争的倾向也是一眼就看得出来,不过就是老盯着我看,和以前一比,简直是超级主动了,可是还是因为我比较傻,没看出来他是想追我,悔不当初×2。


到最后还是我朋友顺口提了一句:“哎呀你们俩都这么优秀,怎么这把年纪还单着呢?”


你们知不知道!我朋友这句话一说出口,我先生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跟个灯泡似的!然后就一副欲言又止,止言又欲的表情,我朋友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说了声实在感谢贵公司的帮助就带着我们一帮人跑路了。


不过幸亏我机智地拿了一张我先生的名片,然后加了个微信。其实我当时想法很单纯的,我就是想着毕竟是老同学嘛,就出来吃个饭喝一杯对不对,没什么大不了的,多单纯啊。


然而事情并不单纯。


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我先生一杯倒啊!而且我要他喝他就喝!一点也不犹豫的那种!


而且我先生醉酒的样子特别好玩。他先是撑着头闭着眼,我还以为他睡着了,刚准备把他撑起来给他在酒店开个房(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啊!)凑合一晚上,结果他就醒了,其实也不算醒了,也就是把眼睛睁开了,然后又是死死地盯着我,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最后还是决定去酒店开个房(依然是字面意思!你们相信我!),毕竟在餐厅,我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被另一个帅气的男子盯着是一件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事情...


然后我就把他带到最近的一家酒店了,然而此时我才意识到,我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带着另一个帅气的男子开房(字面意思!!!)更加让人产生误会!


(前台那个妹子你脸红个什么啊!


然后中间一段省略。


我把我先生安顿好,正准备出房门,他突然拉住我的一只胳膊,然后低着头小声地说:“你别跟xx在一起。”(xx就是我那个朋友)我刚想解释,他把我拽了回来,抱着我盖着被子就关灯睡了。


我内心:“卧槽我居然和一个男的同床共枕了!而且我没洗澡!”


我誓死抵抗,然而我并不能挣脱他的手,最后我想了想,反正也没干什么,而且这人还挺帅的,这波不亏。


于是一个晚上过去了。(仔细想想,我可能是那天晚上弯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先生当然很震惊啊,然后一副[放心,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表情,我连忙解释我们什么也没发生,最多也就是抱在一起睡了一觉balabala的,最后我竟然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一丝失望???


然后中间过程省略,懒得写了。


反正我先生现在是我的人了。


我还要说一句!是我先告白的!!!


液!.jpg


--------08.12更新--------


悄咪咪上来回答几个高频问题。


------


Q:为什么中间过程不写?


A:因为也是正常剧情,最后我从我先生的哥哥那里知道他喜欢我了,所以就找了个机会表白了。然后就在一起了。


------


Q:现在生活怎么样?


A:我们现在都是三十出头,已出柜,同居,养了一只猫,工作稳定,感情很好。


------


Q:先生这个称呼好苏啊!平时也会这么叫吗?


A:这个倒不是,我平常一般会叫他“二哥哥”,向别人介绍时可能会叫他“先生”,不过,只要我不停地说“我先生我先生”,他就会马上害羞...


------


Q:X生活和谐吗!!!


A:看得出来这个提问者十分兴奋,而且这个点赞数很高啊。所以我隆重地来回答一下。
咳。
很和谐,天天。


--------08.13更新--------


还是被我先生看到了,于是我被狠狠地...


而且他说我写得太敷衍了,有时间的话,他会来写一个答案。


大家不要太期待,他说话可能比较精炼,就是很简短的意思。


好,就这么多了,感谢读到这里的你们!!!


--------封印--------




1.3k赞        568评论        收藏




----------------


第一次写知乎体啊(苍蝇搓手.jpg
紧脏。
而且我不会加粗和划下划线啊。

啊啊啊啊好萌!!!表白太太

-火火尧-:

这条没有背景 因为整理到一起 还是发了 就不占tag了

【魔道祖师/忘羡】惊!云深不知处两神秘男子抱作一团!真相居然是……

好棒!!!

yukika:



*忘羡only
*原著向延伸(是的这是个原著向不要揍我)
*不正经,不正经,不正经,文笔不佳,望不强求
大概是一篇合志文放出来?

正文如下
——————————


江湖素有清雅之地,山水墨色倾泻,红尘之中生得干净,便是姑苏云深不知处。


00

两个少年走在竹林间,脚下的草坪上生长茂盛的地方仍挂着细小的露珠,正是要在阳光的热度下蒸腾而散。落叶遮住的岩石上铸着一个隽永的“雅”字,非有刻意涂抹颜色。

“景仪——你有没有觉得今天含光君和魏前辈有点奇怪?”

模糊的雾气散去后,方才看出穿梭在林中,身形颀长的二人是蓝氏蓝思追与蓝景仪。

“有吗?我今天倒未有看见他们,平时魏前辈都会主动过来找我们说话吧。”蓝景仪手中捧着书卷,叼着竹叶在嘴中,含糊道。

蓝思追点头,随后解释:“感觉两个人今天跟对方躲躲藏藏的,唯一一次我撞见他们,含光君还只是警告了已经离开的魏前辈一声‘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

“……不知道诶?”景仪顿了顿,有些犹豫地开口:“可能是什么新的相处方式?”

正是讨论着,蓝思追忽然停了下来,他用手肘轻轻地戳了戳身旁的蓝景仪,眼眸微动,示意他往左边看。

出现在他们话题中的一位主人公正鬼鬼祟祟地蹲在一间讲堂门外,末了还四处张望一下,血红色的头绳随着他的脑袋晃来晃去,让他整个人显得格外百无聊赖。终于在看向了这边挂着疑惑表情的两个小辈时,他眼睛一亮,心情颇好地挥挥手打了个招呼。

“你这么一说,今天他的装束好整齐啊……”蓝景仪边冲那边摆手,边轻轻地感慨道。

大概确实是什么新的秀恩爱手法吧。

蓝思追望着魏无羡一脸无事人的神情,心中有些忧郁地思忖。



01

蹲在讲堂外面的魏无羡悄悄跺了跺脚,奋力甩开酥软的麻意。
蓝启仁呆板的声音从讲堂中断断续续地传来,听得他险些进入了梦境。他自觉无聊,又顾忌着到处跑会被蓝忘机发现,只得望着远方的鸟群发呆,露出一个比蓝思追还要忧郁的表情。
事情要从这天的清晨说起。

虽然蓝忘机一直致力于纠正魏无羡的作息,但到了卯时,想着要起床的仍然只有蓝忘机一人。趴在他身上的庞然大物头发杂乱而柔软地搭在脸上,感觉到蓝忘机正是要起身,生怕自己被打发着早起,魏无羡迅速乖巧地滚到了一边,只把手搭在对方的脖颈旁若即若离地挠弄,脸俨然是被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本来以为是寻常的一天,随即蓝忘机便听到从被子里传来一阵嗡里嗡气的声音:“蓝湛…含光君…我们今天做个游戏好不好?”

云深不知处最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是谁?
夷陵老祖魏无羡。
每天要琢磨着怎么翻着花来玩,并不容易。

“什么游戏?”蓝忘机问。

“我昨天做了个梦…刚来姑苏的那阵子,”他含糊不清地说道,蓝忘机实在是听不太清楚,只得把对方的头从被子里轻轻捞了出来。
魏无羡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清醒了不少,歪着嘴笑道:“我们来模仿一下我到姑苏求学那阵子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好?应该不耽误你做其他事情的,我快要闲出病了。”
蓝忘机面露不解,一边整理衣物一边问道:“什么意思?”

“你们姑苏不是有很多规矩吗?你就板着脸,和我不对付…什么早起,听课,不许这个那个…”魏无羡躺在床上舒服地翻了个身,做着夸张的表情循循善诱,“你就把我当小魏婴,知道吗?”
说起来,魏无羡在姑苏听学时,两人看起来确是水火不相容,甚至差点拔剑相对——都是魏无羡惹的。

就算如今天天养老,也要养出一点情趣来。对魏无羡而言,只要是在云深不知处这个同他与蓝忘机有渊源的地方,就有可以想到的、无穷无尽的话题。

蓝忘机若有所思,过了一会终于望向了蜷在被子里提出意见的这个人。他也没有表示答应不答应,但平时浅淡的眸色不知为何愈发深沉。

紧接着,他双手一扬,干净利落地掀开了对方的被子。

“蓝蓝蓝蓝蓝——!”魏无羡被这突如其来的暴力举动吓得不轻,头发被这掀起来的风整得愈发乱糟糟。气温还算暖和,蓝忘机也考虑到这样的天气不会着凉,才毫不犹豫地把对方从温暖的港湾拖了出来。魏无羡立即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叫道:“蓝湛你干嘛?!一早上就要强|奸的啊!”

“不要胡言乱语。起床,听学。”

蓝忘机努力做出一副认真的样子,低低地解释道,深沉的嗓音听得魏无羡心弦一动,喜意荡漾,忙不迭手快于脑开始整理着装起床。

通常在卯时,姑苏的门生见不到夷陵老祖,日上三竿能遇见他也难得。太阳已经快爬到天空的最高点时,他才慢悠悠用冷水洗洗脸,简单洗漱后出门。且不说这人毫无一代邪尊的模样,整日只是毫无目的地晃荡,越矩的是他还要在没人监督时捉鱼打鸟,俗称杀生。蓝启仁特意嘱咐族中小辈不要与此等游手好闲之辈勾三搭四,而闲暇时却总能看到深山中几个蓝家门生同他嬉笑玩乐——完完全全是破了蓝家戒律,但认打认罚时魏无羡又不怎样推脱,只留下凶残的惨叫声:反正晚上回去自有心上人照料。

今天却有些例外。

“……魏前辈?”
正是晨光熹微,第一节早课要上了。讲学的房间里,魏无羡站在一群身高只到自己肩膀处的少年中,颇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虽然这群“鸡”都比他看起来白嫩端庄。他低下头望向怯生生开口唤他的少年,眉眼弯弯道:“怎么了?”
少年解释道:“这是听学的地方……”
魏无羡答:“我是来听学的啊?”
一时众人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瞪大了眼看着魏无羡。
“可是…这是…”
正有人要解释,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围着魏无羡的小团体立刻以蓝家所能容忍的最快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魏无羡呆呆地站在学堂的最后面,盯着门被缓缓打开,随即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并不苍老但被魏无羡认为是浑身充满着迂腐气息的蓝启仁走了进来,他一身一丝不苟的装束,私下扫视了一会儿,方才还有些细声碎语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这时他看到了站在远处的魏无羡——两人面面相觑,蓝启仁的眸中本是静如死水,此刻突然便像是有火要冒出来,他手还未完全平举,便剧烈地咳嗽起来,像是要抛弃浑身的涵养,开口道:“魏无羡…!你……咳咳!!”

还不等那“滚蛋”二字说出口,魏无羡也算是个识趣的人,连忙从后面滚了出去。

他万万没想到居然这样都能撞上蓝启仁的课,心中想起自己少年时就将对方气的不轻,后来又拱了他家引以为傲的白菜,哭笑不得。他也不去恼自己逃跑时留下的狼狈的身影,蓝启仁似乎还说了些什么,模模糊糊的他也没有听清。
魏无羡难过:没想到刚刚妄图好生学习一下,便遇上了这样的困境!

他关上门后,正在思索自己等下要干嘛时,在走廊不远处看见了蓝忘机。对方站在那里,似乎已经观察了魏无羡一阵子了。
面色清冷,衣衫洁白,无瑕无垢。
如皎珠清荷,风光霁月。
美人开口道:“魏婴,为何不听学?”

02
蓝忘机着实是因为有些担心魏无羡才顺路来看看的,脸上的关心硬是被他强行扭成了严厉冷漠的样子。
魏无羡笑嘻嘻回答:“老师还在气我……不肯容我上课,”随即,他又眨眨眼:“蓝湛你也不上课的啊?”
蓝忘机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本是要经过这里去找蓝曦臣找寻一些书籍,总不能说是特意来看看还演得入戏的道侣,便只能颇为无辜地望着魏无羡。

魏无羡继续怂恿道:“反正无聊,不如我们两个一起去做点有趣的事?”

他语气中带着无法忽视的暗示与调笑,还真的往蓝忘机面前踏了一步,看得直把对方耳根都烧成了红色。蓝忘机手指微蜷,镇定道:“胡闹!你在此处好好呆着。”
按照小魏婴的习性,定是不会老老实实坐在门外的。蓝忘机留意着对方的动作——魏无羡挽了挽衣袖,脚尖轻轻点地落在了他身旁,随即蓝忘机便感到脖颈侧面较为隐秘的地方一凉……
他被对方迅速地啄了一下。
“……魏婴!”蓝忘机显然怔了一下,语气有些颤抖,作势要拔出避尘来。而魏无羡也并不多做纠缠,蜻蜓点水的一吻后便打着“哈哈”火急火燎要逃跑。

“……云深不知处禁止疾行!”
最后魏无羡只听得这样一句话从身后传来,在心中自顾自问了几十遍“含光君怎么如此可爱”,便迈着轻快的步伐消失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第一节课被轰了出来,魏无羡索性失去了好好听学的欲望。他心中想着要回头去找蓝忘机,又苦于自己说了要扮演小时候的样子,这个时间应在上课听学。都怪他当时补充说输了就禁三天的油腻辛辣食品,不然现在一定立刻结束了这个一时兴起的游戏。
第二节课时他回到了蓝启仁教学的屋子旁边蹲着,看鸟看树发呆。也是这时候碰上了蓝家两位小辈。魏无羡招呼了一下两人,看了看他们手上抱着的书卷道:“今早帮着清理藏书阁的书卷?下午要到后山玩吗?”

蓝景仪默默翻了个白眼道:“谁都跟你一样每天跟个没事人似得?我和思追下午还有别的事呢。”他说得格外小声,眼睛往魏无羡身后乱瞟,生怕蓝老先生走出来发现他们正在同魏无羡聊天。
“魏前辈……你今天和含光君?”蓝思追试探地开口,“怎么…”
“咳,你说那个小正经?”魏无羡尽职尽责地表演着,“刚刚被我撩生气了呗?叫他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蓝景仪:“……”
蓝思追:“……哈哈哈,魏前辈,你今天说话的语气好奇怪啊?”
“有吗?”魏无羡惊讶,“我平时怎么说的?”

蓝景仪捏了捏嗓子,四处张望确认没有其他人后,酝酿了一下道:“含光君你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我们都这种关系了你脸皮还那么薄!”

魏无羡:“……”

-
到吃饭的时间,魏无羡本是准备饿一顿,毕竟平时他都同蓝忘机一起吃,现在倒真不知道自己应当去哪了。
终究和当初听学的感觉不同,周围没有在他闹出事端之后帮他擦屁股的江澄,也没有同他分享奇怪书籍的聂怀桑,一起“作恶”的伙伴,不热闹,难免心中有点惆怅。
……呸,又不是死了。魏无羡这么想着,拍了拍脸颊平复心情,向静室走去。路上遇到一些门生子弟,认识的他便点点头。他在白鹤般的队伍中,如同一条黑色的游鱼,向着反方向穿梭。

到了静室,蓝忘机不在,但房间门口的一个盒子中却是飘来异于檀香的、来自食物的味道。魏无羡蹲下来嗅了嗅,惊喜地发现蓝忘机还是给自己偷偷买了些外面馆子的食物,而盒子下还垫着一张洁净的纸。
简单却雅隽的四个字:好好吃饭。
像是方才潜藏在心中的坏情绪一扫而空,魏无羡用手指摩挲着这几个字,没由来地傻笑起来。

03
下午蓝曦臣见到蓝忘机时,颇为温和地弯了眉眼:“忘机,你的头上?”
蓝忘机轻轻摇了摇头,把头发上粉色的小花都摇了下来。
他在赶来见蓝曦臣的路上被淋了一头的花雨,而那位始作俑者缩在树上,单单冲着他笑。他虽是知道要好好演着年少时对魏无羡的束手无策与烦闷,但还是不忍心把头上的花瓣都给摇下来,索性就一直带到了目的地。
蓝曦臣翻阅着卷轴道:“和魏公子玩的什么游戏吗?”
蓝忘机坐下,眼神柔和:“嗯。”
蓝曦臣笑:“魏公子可真是个有活力的人啊,总是能见着他翻花样的玩法。”
不论是和蓝思追蓝景仪这样的小辈。
还是和蓝忘机,他的道侣。
或是蓝曦臣这样点头之交之上,亲密关系之下的同辈者。
更甚,就算是对待蓝启仁这样互相看不顺眼又要迁就对方的存在。
永远有着无限的热情与耐心。

在撒了蓝忘机一头花之后,魏无羡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蓝忘机直至晚上吃饭时都没有再看到对方。他辗转询问,终于得知对方在下午时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虽然心中有诸多疑问,蓝忘机仍是未置一词,偶尔会停下来,以极小的幅度偏一偏头观察四处的风吹草动,似乎坚信下一秒魏无羡就会从哪个角落冒出来。

他漫无目的地踱步,直至走到某处,高高的墙檐撞入他的视线,他的瞳孔骤然收缩,随后他低下了头。
轻轻地笑了一声。


04

已是这一天的夜中,早上的好天气延续到了夜中,月光燃烧着深蓝的星空。云深不知处,这个仙府在此时陷入了沉睡之中。

魏无羡不太清楚此刻悄悄进去能不能碰到谁——原来这堵墙在他看来还算高,攀上去也算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但如今就算他灵力稍弱,也不觉得爬过去有多么困难。
正如他今天突发奇想再次去彩衣镇贯通的水路走了一遭,才发现这样密布的河网并不复杂,而船上人家莺莺啼啼的叫唤声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动听。他试着找了找当时的外出的路线,却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世事变迁而落得一场空。
唯独当时除水祟时最不招呼自己的人一直守在他身边,未曾变过。
他站在墙外,手上的两坛酒边缘挨在一起,由于轻微的摇动发出刺耳的碰撞声。姑苏的墙檐是淡淡的灰色,不似云梦鲜红似血,魏无羡揉了揉眼睛,三下两下跃了上去。

他看到了一抹白色。

那是一个浑身白,带条抹额,背着把银色的剑的人,俊俏得不像话。
本应该板着脸,活像是披麻戴孝,但他的眼神如同寒冰消融后的春天,如同湿润的银河。

魏无羡心跳一滞,暗自说了几十遍“犯规”才对着墙下那人开了口:“——天子笑!分你一坛,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墙下人答:“云深不知处禁酒。”

“不知道是谁暗恋我,在自己房间藏了那么多。”魏无羡不客气地嘲笑道。

蓝忘机一时无言以对,有些无奈:“…当时没有这种对话。”

“好好好,二哥哥!是我输了,”魏无羡在墙上调整好站姿,又想起了什么,憋着笑道:
“含光君你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我们都这种关系了你脸皮还那么薄!”

蓝忘机:“……”

魏无羡:“来来,含光君,我先下来,把酒放在上面,等下你上来帮我把酒弄下去。”

听到这个要求,蓝忘机却没有要上来帮他拿的意思,只是犹豫了一下,伸开了手臂。

这样的姿势,他好些天前也做过。这让魏无羡想起云梦那棵不怎么高的树,以及当时死在腹中的那句话。

如果他接住我,我就……

他的衣摆掀了起来,耳边只剩下烈烈的风声,他伸出手,眼前只留住那一个人。

“蓝湛,我真的喜欢死你了。”

他落入心上人的怀中,克制不住地往他衣服上蹭动,像什么小动物抱住了他极度中意的一棵树般。

“我也喜欢你。”树如是说。

“可不可以不要禁我的宵夜?”
“不可以。”
“你好生无情!”
蓝忘机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


05

虽然蓝忘机一直致力于纠正魏无羡的作息,但到了卯时,想着要起床的仍然只有蓝忘机一人。趴在他身上的庞然大物头发杂乱而柔软地搭在脸上,感觉到蓝忘机正是要起身,生怕自己被打发着早起,魏无羡迅速乖巧地滚到了一边,只把手搭在对方的脖颈旁若即若离地挠弄,脸俨然是被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本来以为又是寻常的一天,随即蓝忘机便听到从被子里传来一阵嗡里嗡气的声音:“蓝湛…含光君…我们今天做个游戏好不好?”
“又是什么游戏?”
“我们来模仿少年时的性格天天好不好?”
“……”

刚要说些什么,他便被一个深吻堵上了嘴。

end

嘘,不要问我什么时候填坑……。。。(。)

(看了评论区后的感想:也不要问我不要是谁!我不资道!)
大概暑假会填!(´∩ω∩`)

好萌!!

苏涉:

好喜欢画小蓝湛…感觉一小只肉嘟嘟的太可爱啦

羡羡三岁啦

提砸:

2p是原梗,加子微博上看见的小四格,擅自涂了涂..

转身就是爱。

微光:

接上条

掀起你的盖头……不是,面具来

我想要的,不过是与你一起,相伴,终老。

-Pytha桐-:

今天份的竹马竹马